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

牛兆濂拒见康有为

2017-1-13 16:28| 发布者: 中华神韵网| 查看: 586| 评论: 0

摘要: 牛兆濂(1867——1937年),字梦周,号蓝川。西安市蓝田县人,清末关中大儒。因出生时其父梦见宋代理学大家“濂溪先生”周敦颐来到家中,便给儿子取名“兆濂”,字梦周。牛兆濂幼年过目成诵,后拜三原著名理学大师贺 ...

牛兆濂(1867——1937年),字梦周,号蓝川。西安市蓝田县人,清末关中大儒。因出生时其父梦见宋代理学大家“濂溪先生”周敦颐来到家中,便给儿子取名“兆濂”,字梦周。牛兆濂幼年过目成诵,后拜三原著名理学大师贺瑞麟门下,光绪十年(1884年)肄业于关中书院,曾讲学于蓝田芸阁书院、三原清麓书院,后人尊称蓝川先生。辛亥革命后以遗民自居。1937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不久病逝。先生著作颇丰,治学严谨。气节尤高。被尊为“关中大儒”和“横渠以后关中一人”,也是关中民间广泛传诵的“牛才子”。 伪诈小人康有为应劫而生,沽名钓誉,劣迹斑斑。康以其对政治现实的无知,和对西方社会制度的粗糙了解,在风雨飘摇的晚清上演了一幕幕闹剧和丑闻。在大变革的时代,康氏成功政治投机,招摇撞骗,左右逢源,将自己美化为爱国忧民的清流,其实是巨奸大伪,怪胎毒瘤。以牛兆濂“品格之高,操守之严,学术之纯,存心之虚”,自能洞见康有为之伪,拒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。


1923年,康有为曾应陕督刘镇华之约,有过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陕西之行。因为人是自己请的,又兼名满天下,暗中还夹着藉以讨好吴佩孚的意思,其间,陕西这边自然是高接远迎,名流陪游陪宴。康氏本人和郑子屏(维翰)等曾有《游陕西记盛》《赠别刘兼座》诸诗和《陪康南海先生游终南山樊川记》描述此行。毛昌杰《君子馆日记》中也有对当时迎接以及欢宴场面的记述。


然而,接送也好,游宴也罢,在目前可见的史料中,均不见关中大儒牛兆濂先生的身影。如此重大之盛事,如何会少了刘镇华“素重”的蓝川先生呢?日前偶读《蓝川文钞续》,见孙迺昆在序中写道:


康南海于某岁到陕,达官贵人及文人学士,莫不欢迎,刘督军遣使请蓝川先生赴省陪康某,蓝川托疾辞避,不与之接。


从以上的文字和语气推测,似乎是因为兆濂先生“生平介节高风”、不喜趋奉。联想先生的操守、与孙的关系以及“陈督军柏生、刘督军雪亚素重蓝川名,先后率兵弁具厚币造庐往谒,蓝川饭以脱粟,却其贽币。杨虎城为主席,具礼请蓝川备顾问,亦作书婉转谢之”的史实,这个解释应该是成立的,但又似乎不这么简单。康氏名高,如日在天,其莅陕曾令许多“达官贵人及文人学士”激动不已,“陪游陪宴”当是多大的荣耀,兆濂先生一生不慕虚荣,自不会如此“为之疯狂”,但是同为孔教传人,仅以地主之谊、人情面子而言,见个面、陪一下以示礼貌和客气,应当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,兆濂先生何以如此决绝,连权倾一省、不仅誉其为“关中第一名儒”,而且对其芸阁学舍改扩建以重金支持的刘督军的面子都不给呢?成柏仁《悼念李子逸先生》一文有云:“秦人尚气节,关学重反省。”此话精辟,完全可以移用来解释兆濂先生的这一举动。梁漱溟《忆往谈旧录》之《民国初年的见闻杂记》,谈及丁巳复辟时康有为、梁启超师徒二人政治上一度敌对,数年后又恢复情谊时说:“是盖出于任公忠厚念旧之情,康之为人,无足取也。”并在后面特别括注:“康之为人行事愈到后来愈恶劣”,另外,余音《百年黄昏——回到戊戌变法历史现场》和张建伟《温故戊戌年》中也都有许多揭露康氏为人污点的记载,可见,以兆濂先生“品格之高,操守之严,学术之纯,存心之虚”,其不认同康氏的人品,不愿与之周旋,才应该是主要的原因。而不久后的“盗经风波”及其它种种丑剧,也再次证明了兆濂先生的不见之智和“先见”之明。◇


感动

大哭

惊呆

口水

最新评论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中华神韵网  

中华神韵网-弘扬民族正统文化

学习国学,了解传统文化尽在中华神韵网国学论坛

返回顶部